财新传媒
2009年09月15日 13:36

可以公开的私房话

上午一大堆人在一起的时候应景的说了几句话。我想你们应该觉得不大过瘾,所以我在这里以书面的形式写下来,供大家参考。

在总部呆了11年了。去年按照老说法是我的“本命年”,不大想有大的变化,今年不是了,可以换换地方,迎接更大一些的挑战,承担更多一些的责任,这很好。这些天,我可以很清楚的感受到大BOSS的信任和新同事们的期待,还有你们,我相处了最长11年,最短几个月的同事们、战友们的惜别。

天下无不散的筵席。很平常,然而平常之间总关情,任谁铁面、黑脸,常常心是豆腐做的。其实我还会在这里和你们相处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但这个时间我必需分配给不同方面,所以我早早的说说吧。

我们在一起经历了这个机构最......

阅读全文>>
2009年08月31日 11:22

济州岛六题

济州岛六题

——L兄昨日下午来电,斥我半月未更,更的时候却更了个“六张照片”。赶紧解释一是最近实在有点事儿多,而且上周还老婆孩子的休了个假,所以懒了。再说,不是六张是六组嘛。望L兄谅解。以观后效吧。初学手痒,还是先请看照片。

这些基本是在酒店附近照的,最后一张是西归浦世界杯赛场,中国队在这里铩羽而归,所以现在看起来还阴云密布的。西归浦得名于那个求仙的徐福,估计在济州岛想家了,带着童男童女们高喊“西归兮阿密达”。现在济州岛上还有徐福纪念馆。

<......
阅读全文>>
2009年08月13日 10:55

儿童歌曲、鲁迅、教科书

有一首曾经脍炙人口的儿童歌曲:“小鸟在前面带路,风儿吹向我们……。”最后的收尾是:“亲爱的领袖毛主席,和我们一起,过呀过那快乐的节日。”我记得很清楚的是,这是我小学一年级音乐课的内容之一。最初学唱的时候我们都按原有歌词进行。忽一日,称有听课老师或领导来。音乐老师急召小朋友们,将原词中“毛”改成“华”,并令我等多次重复,以便尽快形成条件反射,不至到时候出现错误。

我一直觉得我是很少的一批把这首歌打扮成亲爱的领袖华主席的小朋友们之一。当然,这个事件本身很好理解,虽然后来直到现在有许多人把这种情况视为教育的政治化或者泛政治化。

音乐课如此,语文课当然更加任重道远。近日鲁迅作品能不能“被缩......

阅读全文>>
2009年08月07日 12:03

Changeling

电影的中译是《换子疑云》。百度到的原意一是矮小丑陋的小孩,二是古语指低能儿,三是民间传说里暗中被偷换而留下的丑怪小孩。安吉丽娜茱莉不是个花瓶或者比普通花瓶多些生猛的武打花瓶。她在Changeling中的演出让我深深地意识到这一点。

美国人好象很愿意拍一个人对抗一个系统、一种制度的片子,如果这个反抗者是一位女士,在从被动接受到挺身而出之间兼有母子之情作为渲染,效果将相当相当的震撼。茱莉在影片中对抗的是1928年的洛杉矶警察局LAPD。警察局有许多令人发指的不端,然而对于茱莉来说都不切身,她与警察局的交道起于自己儿子的失踪。在报案五个月没有结果的情况下,警察局找来一个与失踪的孩子有些象的流浪儿,当作茱莉失踪......

阅读全文>>
2009年07月30日 23:32

有多样化预期的市场才是好市场

给市场前面加上个“好”字挺有意思,以前没这么做过。但是我还是选择加上,因为这是一种判断,以示区别于“坏”。在这篇随感中,“好”的含义更接近正常运行,“坏”的含义更接近无法正常运行。

当危机张牙舞爪袭来的时候,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所有的信息都导向坏的方面,比这种坏更嚣张的是,预期被同一的方向笼罩了。没有交易对手,没有交易价格,也就没有交易。如果有,卖方压力之下往悬崖下寻找落脚,买方可以尝试提出并实现趁火打劫价格以及趁火打劫条款。这种极端不利于卖方的交易依然乏人问津,这是这一阶段交易中常常出现政府、而且条款十分苛刻的原因,这与资本论是否畅销,美国是不是在公有化没有任何关系。

说历史,道历......

阅读全文>>
2009年07月27日 12:09

大师闹剧进行中

我不相信季老在天之灵看到尘世中围绕他老人家的是非表演会一笑置之。我想季老即便当得上大师二字,他仍然是一个平平常常的老人家。

我一直没有认真查过大师的定义,有人从现代汉语词典上找出来告诉我,大师一般有两个标准,一是在学术方面有极深造诣,二是为人尊崇。听起来与咱们身边的其他事项一样,定性为主,缺乏定量,缺乏操作性。不过还是有迹可循的:一是极深,通常除了掌握较多掌故外,有自己的独立见解并且对学术发展有重大影响应该是题中之义;二是被尊崇,通常可以理解为品格高尚,有名士之风,然而还有一点我以为很重要的,就是对时代有重要的匡正作用,以一己之力,成就一个道德的典范,并且垂范,影响身边的人和一代人的道......

阅读全文>>
2009年07月21日 10:53

国货之魅,国货之憾

国货之魅,国货之憾

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我知道了天津的海鸥表厂在高端手表的制造方面很突破。那是在瑞士的苏黎世,在选一块IWC的时候。这一度让我将信将疑。

那块IWC演绎出一个小故事。在我把新买的手表戴上后,那位看上去年龄能做我爷爷的店员在用颤颤巍巍的手收拾盒子的时候又往里面装了一块同款手表,并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交到我的手里。无辜的不知情的我把表盒交给司机请他送回酒店。一小时后,鬼使神差,我又经过这个表店门口,见该店员伙一经理一警察翘首期盼守株待兔,兔子居然真的直奔大树而去。

我想他们本不记得我的样子,但是是中国人的脸就足够了。店员一个劲儿的说是他的失误,请我务必还他。其实直到这时我还并不知道有此荣幸,于......

阅读全文>>
2009年07月13日 12:02

风载我歌行

这是人大90年代初的一项品牌赛事的名称。校园歌手大奖赛性质。

最初的一届是在我们这个年级尚在风云之际时鼓捣出来的。承办者是工业经济系学生会。我跟一位工经系的校友兼同事说起这个选题的时候,他颇兴奋地说这是工经系的传统节目。我立马纠正他说是承办不是主办。不过事实很可能是发生了某种变迁,从最初的承办到后来的主办。这种事情是常见的。

从当年的盛况可以想见这个名称本身很符合学生们白衣飘飘的心态。那时候世界还是我们的,这个名号里有蓝天,有白云,有风,有歌,重要的是,还有我。其实当年曾经挺被关注的谁谁谁第一第二第三名的问题现在想都想不起来了,然而这个活动本身,还有充满意象的品牌令我记忆犹新。

<......
阅读全文>>
2009年07月10日 12:22

包含猜想的新形势下的经济增长模式

-短期维持信贷高增长,推高资产价格趋势不变

-修正国内油价政策,保持低油价生态,相关产业包括化肥、农产品价格保持稳定

-房地产作为支柱产业,国进民退,温和上涨的房价与渐趋兴旺的房地产开发投资还有相关产业链的振兴

-强制性的新能源产业发展,房地产行业、汽车行业中的环保强制

在无论爱与不爱都必须接受的现实生活中,我们只能要求在现实中最好的可能性,而不是要求现实之外的其他可能性。

所以就我的井底蛙见,我们无法要求资产价格不上涨。因为没有资产价格上涨,实际上难有投资意愿,当然也难有消费意愿,大家凄凄惶惶的哀怨,啥效用也没有。但是我们可以期望资产价格上涨不带来通胀,两者联系的重要......

阅读全文>>
2009年07月09日 12:06

特深沉

一般说起来悲剧比喜剧有深度。如金庸笔下的莫大先生,二胡一味凄苦,虽为曲洋刘正风之流不屑,但是比起桃谷六仙,至少是个文艺中青年的模样,可以领个哀怨奖。顺便说一句,笑傲江湖曲本来在金庸那儿是无声的,到了电影电视里变成沧海一声笑的时候有调调了,想象的美感也就消失了。有的时候卡拉ok门没关好从里面传来“沧海一声笑”的时候我常常会连声爆笑。

喜剧不够深沉。王朔笔下的顽主们百无聊赖分别在家创作的时候,曾经编纂出一个很像样的书名,叫《特深沉》,真深沉不是假深沉。我本来以为朔爷回头会写一本《特深沉》,不料居然未果。其实应该有预见的,朔爷还不够深沉。我觉得他对深沉有向往。我也是,老深沉不起来,看不惯了就贸......

阅读全文>>
2009年07月06日 13:52

梦想的初体验

真爱梦想的同志每次都是突然一下就出现在我的办公室里。当然常常是惊喜,这样挺好。潘主席很精干,巾帼不让须眉的,常常教育我。她说来北京有时间的话会常来我这里坐坐,我知道她的意思是会常来教育我。

这次交流的话题是公益基金会的若干甘苦。现身说法,很具杀伤力。她做的基金会与很多同主题(教育)的基金会在立意和运作模式方面颇多不同,这与她的团队的金融从业背景密切相关。金融做到一定程度,人生的志趣会发生转变,她们就是一群例子,但是不会变化的是专业精神。

她们的真爱梦想中国教育基金很专业化的选题为“梦想中心”,也就是由基金会统一物流、统一装修、统一设备、统一书目、统一课件,以知识获取的......

阅读全文>>
2009年06月29日 11:04

街头

街头

前几日在印尼、孟加拉和印度漫游,颇感受了阳光下的酷热与烟尘。在德里的两天我们遭遇的气温分别是46°和49°。后查知那两天印度“热死”120人之多。

在孟买的最后一天,雨季来临了,暑热尽扫,街道成泽。在从孟买回京途中,中转发生问题,在新加坡小驻10来个小时,居然得以旧地重游一番。我把这一次出行戏称“非常3+1”。

我在街头寻找对这些国度的印象。用眼睛、用镜头。街头习作,不吝浅陋,贴出来供大家批评。

印尼的环境有一些出乎意料。这从老百姓的笑容中可以读出。我们只在主要城市雅加达及周边有所停留,对城市的总体印象很不错。当然,在遥远的巴布亚还有刚刚结束原始习性的人群,而且大部分地区的生活环境并不理......

阅读全文>>
2009年06月12日 17:38

拖拉机之恋

我说的拖拉机是扑克游戏中的“拖拉机”,不是铁牛。见习这一游戏,是从大学开始的。我说的大学是中国人民大学,再具体一点是1989年之后的人民大学。学风从集体的如饥似渴已经转变为思想多元,即使有点遮遮掩掩也毕竟东流去了。到我临近本科毕业的时候已经有校内媒体到我的宿舍采访关于长途贩运的传闻,而我们把这些传闻全部栽赃在其他人头上了。更揭秘一点的是,我们是栽赃了,但是起因是我们也被栽赃了。

倒不是怕校方说我们不务正业,而是这种名声在外请客吃饭的压力太大,应付不开。在年级里面本身大小是个闻人,再加这等传言,何等可畏?我们那个时候年纪小、阅历浅,不象现在的师太类、女政工类文化闻人、经济学家常看空等经济类闻......

阅读全文>>
2009年06月04日 11:27

喜欢看人骂大街

人怂力衰脚穿鞋,喜欢看人骂大街。

在财经开博有两个月时间了,发些随笔之外,感受最深的是不能随心所欲的对看不惯的事情揭其皮、鞭其肉、折其骨,不解气、不过瘾。空(读作“kong控”,四声,不知道怎么加)来只能在其他博客、论坛里看别人骂街,呵呵一乐,阴阳稍为平衡。我笑嘲自己人怂力衰,实际上发现主要原因在于自己是穿鞋的,不比光脚,可以泥沙俱下,喊出心底的不高兴。

比如烈女的故事,比如秋雨师太的故事,比如其他伪大师之类。还比如什么?说来何止一件两件,而我合适叫唤的不过一星半点。这不是,财经上关于烈女的故事也关闭评论了,看来大家都不大,那个,方便。

中国人传统喜欢看骂街。一人插腰昂首,双脚与......

阅读全文>>
2009年05月31日 11:48

与一位摄影家的邂逅

与一位摄影家的邂逅

2005年9月,独自飞往纽约。漫长的高空时间,所幸邻座一位白须长者很健谈,一路居然基本没有睡意。他叫Danny,但是开始我并不知道他是一位摄影家,而且在美国和美国之外的世界都有一些影响力。

Danny来中国是参加平遥的国际摄影展。他告诉我,在平遥他以当地老人的沟壑纵横的面部作为摄影的主题,让他尤其难忘的是老人们的笑容。

对我们来说,这很好理解,无论摄影、绘画都有过这样的题材,灿烂、温暖,饱经风霜而不改纯真,但是对一个没来过几次中国的老外来说,这种捕捉显得敏锐。

之后,他谈起了自己的背景。年轻时代Danny曾经因参加学运而被投入监狱,出狱后扛起相机,回到狱中,拍摄了一系列监狱题材的作品并出版。为拍......

阅读全文>>
2009年05月27日 17:19

关于足球的个体体验中的个别喜乐时分

因为自己在逐渐变老的过程中,所以我也在逐渐成为一个老球迷。兴趣发生的初期,所有的当打球员都比我年龄为大,所以偶尔做梦,还似乎有机会成为球场上的英雄,感受万众欢呼之乐。现在的做梦机会都不大多,更不用说梦见足球了。我的迷法变成了十分单纯的看球。看球实在也有乐趣,当看到现在的比我小很多的球员们做出我已经做不出来的动作的时候,做梦又有新题材了。

90年代中期甲A热火朝天的时候,我在学校读书,有得是时间。继承师兄传下的五英寸还是七英寸小黑白,只要有球,就会抛下手头活计,走道里大叫两声,引来若干同好,一起热闹。周末的意甲英超当然更加必不可少。偶尔有商业比赛,国安啊啥的赢一场国际大腕,自豪感一下上来了,......

阅读全文>>
2009年05月25日 12:08

特权的寓言

N周之前,一个周末的中午,我到达金融街一小区的车辆入口,发现前方有一A8号牌的奥迪堵在那里使后来车辆无法进入。本想滴之,门卫跑来说请我从出口进入,前面车主不听调遣无小区出入证而要闯入,劝而不听,乃把车甩在那里堵路,人已扬长了。门卫没办法,已经报警而且警车也来了。斜溜一眼,警车停在门口东侧10米之外,大约还在想辄。

因为是中午,旁边看热闹的人们不大多,然而大家好像都知道A8是特权的一种。此事看点有三:

1、此门卫很牛,列宁同志如果遇到他,没有出入证估计真的不会放行(以此类推列宁同志的故事是真的),而且不畏权势到招来警车助威的程度;

2、此特权车很不寻常,一是特权而无出入证,少见,二是特权......

阅读全文>>
2009年05月18日 10:28

疯子与天才的故乡:不仅仅是关于西班牙的流水账

疯子与天才的故乡:不仅仅是关于西班牙的流水账

2008年6月,先去巴塞罗那,再去马德里,行程不是很紧张。

巴塞罗那有一个大会。我在早餐时见到一位我很熟悉的非洲友人。HUG之后聊起不久前的交易,大家意犹未尽。他的太太也来了,我们在约堡一起吃过饭,所以也熟悉。他们的女儿应该22岁了,我想她应该对这个年轻的中国叔叔颇有好感。

空闲的时候去了个酒庄,看了看现代化的设施,本想买桶酒存着,同伴劝我还是回国买国产的好用一些。乃从。

相约到毕加索的故居做了一次探访。现在是个展览馆。找了个在当地学油画的小姑娘做导游,讲得确实比较好。还教了我好几个看画的法门。

阅读全文>>
2009年05月13日 09:31

蜀中衔泥筑广厦 京城哪堪绮罗筵

周年了。纪念活动不少,质疑声音不少。留给人们的安静的缅怀思考时间反而只能在夜深之际。一早,收到老友老无短信,自述“再回头,又难眠”,乃作《周年问川》。录之如下:

周年回首望西天

万里长吟再问川

苍生苦渡可曾尽

大地生机几多显

安使悲愁随风散

但得平明逐日还

君不见

蜀中衔泥筑广厦

京城哪堪绮罗筵

征得老无同意,发在这里。余话我就不多说了,把品评议论交给大家。

阅读全文>>
2009年05月08日 16:06

穷人如何致富?

中午讨论的就是这个话题,所以我老老实实把题目摆出来。这并不代表我能解题。

我们的话题从一个发生在京城的事件开始。一个清洁工的小队长被下属杀死了,原因是下属遭到了不公平待遇。后来这位行凶者是否自杀大家信息不一。

然后大家提到了小偷的作案对象问题。公共汽车上的有钱人大概不多,所以偷的对象通常未必有钱。

然后大家想到了那个著名的城管和小贩的事件。我们于是默然了。

危机的环境下,也许有份工作已经不易,依靠按部就班的发展,也许穷人始终无法致富。而作为穷人,在做出非良民的举措、以暴力寻求机会的时候,他的祸害对象往往是比他更穷的人。这样的致富往往对谁都是悲剧的结果。

这是一件悲哀......

阅读全文>>